杜绝虐童事件加强监管是关键 专家呼吁政府加大学前教育投入

2017年11月24日17:01  来源:人民网-强国论坛
 

  人民网北京11月24日电(记者 黄玉琦)近日,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再现疑似“虐童事件”,朝阳区教委和警方都已介入调查。发生虐童事件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国家和社会如何合力避免虐童事件的发生,为儿童筑起健康安全的成长环境?就此,人民网强国论坛采访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和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专家们一致表示,加强政府对幼儿教育的投入、强化监管、提高幼儿教师的师德教育,是避免类似悲剧再发生的利器。

  总体上说,绝大多数托幼机构、幼儿园,都有着规范、科学的管理,能够让孩子健康成长、家长放心托付。不过,近期发生的上海携程亲子园事件、广西合浦县廉州镇小红帽幼儿园事件、再到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红黄蓝幼儿园事件,虽然都属极端个案,但也都不同程度地暴露出了幼儿教育存在的问题不可忽视,每一次出现虐童事件,虽然对相关责任人和当事人给予了严厉的惩处措施,但是虐童事件仍然屡禁不止,其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第一,政府投入偏少,普惠园比例低。幼儿园的建设不足、优质幼儿园资源紧缺,导致家长在与幼儿园的博弈中没有太大优势,市场没有办法对不合格幼儿园进行淘汰,不合格园的长期存在,很难保证学前教育的质量。

  第二,我国学前教育的师资严重匮乏。据统计,目前我国学前教育在园人数4400万,按照教育部的规定,全日制幼儿园教职工和幼儿比为1:5—1:7。如果按照1:7算,我国需要630万幼师,而现在的幼师只有249万,缺口380万。幼师数量的偏低,使得教师在教学过程中不能够做到精细化照料孩子,随着工作量的增加而疲惫不堪继而对待孩子的烦燥、暴躁等不良情绪也逐渐多起来。同时,由于幼儿师资待遇低,进入学前教育领域的工作人员都是相对素质比较低的群体,这也是导致虐童事件屡次发生的一个原因。

  第三,我国托幼、学前教育无论办学还是监管都有不少“短板”。因为需求与供给矛盾突出,民办幼儿园和民办培训机构的数量迅猛增长,这些机构算商业机构还是教育机构,定位并不清晰。相对民办中小学来讲,“非法”开办幼儿园的门槛并不高,既可在教委注册,也可在工商局注册,不仅存在多头管理的情况,而且存在几个公务员要管几百所公办幼儿园和几百个幼托机构的现实。

  如何从源头防范与制止虐童事件频发?熊丙奇表示,首先要加大学前教育投入,相对于高等教育和高中教育来说,学前教育整体经费投入偏低,保障力度不够;另外,还要加大幼儿教师的培养力度,提高幼教老师的待遇水平。同时,要明确民办学前机构的定位,明确监管责任,加大监管力度,确保民办学前教育的质量。对于幼儿园已经暴露出来的“虐童”事件当事人,要加大处罚力度,严惩不贷。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首先,国家要把幼儿教育的发展质量放到更高的位置,不能只简单地追求数量,不能过于强调“入园率”。其次,国家对幼师专业学生在报考和就业方面应加大政策倾斜力度,解决学前教育师资缺乏的问题。再次,一些民办学前机构采取加盟式经营,内部的经济压力比较大,中小企业或个人在投资后急于收回成本,而忽视了师资水平、待遇、教师的心理辅导以及严密的管理体系等问题,因此,提高民办学前机构的准入门槛,政府对于幼儿园建设的审批标准像校舍面积、师资规模、教学设施等都要严格规定,要加强监管和定期巡查的力度。

(责编:李兵兵、黄玉琦)
博评网